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2017-06-07 00:30:44|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在不久前结束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中,饮弹自尽的前公安厅厅长祁同伟成为观众热议的对象,在他自杀的那一集,“祁同伟”这个名字甚至一度跻身微博热搜榜榜首。剧中,他是被权力和欲望毁掉的代表。他原本是热血的缉毒警察,年轻时拥有自己心爱的人,怀揣着英雄的梦想。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但“英雄,不过是权力的工具”,因为梁书记之女梁璐的打压,他的大好前程蒙上阴影。为了扭转命运,祁同伟不惜丢弃自己的尊严,走上不择手段跻身高位的不归路。祁同伟引起观众共鸣的另一原因是他的底层身份,他出生于农村贫苦家庭,一开始就落后在了起跑线上,农村出身却不能凭借个人努力打破阶层差距,这种尴尬令不少观众联想到现实的同类人

无独有偶,《欢乐颂》系列中的樊胜美也是当代影视剧中农村年轻人进城的代表。尽管樊大姐出入名门酒会,外表丝毫不见乡土气,可剧中母亲不时打给她的电话还是告诉我们:樊胜美的原生家庭在农村,而她竭尽全力正是为了摆脱出身的羁绊。祁同伟选择沦为权力的工具,樊胜美选择物化自己,前者最终走向自杀,后者在大悲大痛后反省自我,这两条路径是创作者的自我意识,却也折射了当代人对“村二代”出路何在的思索。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而在2006年,当时涉及“村二代”进城的电视剧还如《我是农民》一般,富大龙饰演的唐大年在村里长大,进城务工,尽管历经波折,但自身的淳朴气质始终不变,唐大年也并没有为了成功而突破底线。他是一位平平凡凡的“村二代”,他的同伴也是,导演武斐如是说: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我们想以朋友、平等的关怀方式来写这群从农村来、想在城里扎根的人......几个年轻人既没有受尽磨难最后当上老板飞黄腾达的奇遇,也没有在城市里受尽欺负痛不欲生的辛酸血泪,而就是非常写实的'简单生活'。”

比《我是农民》更早的《一年又一年》,1998年出品,饰演祁同伟的许亚军主演,也是一部涉及农民进城的剧,不过它的涵盖面更广。它从小老百姓的生活入手,讲了平反昭雪、知青返城、恢复高考、下海经商、出国热潮、股市风云、下岗再就业等。这部剧的氛围是昂扬温暖的,哪怕起起伏伏,主人公的精神气质都保持着积极乐观。许亚军饰演的男主角正是一位朴实憨厚的青年。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那么,近年来还有这样的电视剧吗?《温州一家人》、《小麦进城》、《知青家庭》、《农牧之恋》等,可这些剧的时代背景不是在七十年代就是改革开放初期,写的故事也基本是知青上山下乡回城和下海经商的故事,大多反响平平。讲新世纪以来“村二代”困境的剧很少。而樊胜美和祁同伟虽然都不是剧中最核心的人物,但他们某种程度上恰恰就是新时期的“村二代”,樊祁二人和过去的“村二代”形象大为不同,他们缺少淳朴耿直的气质,且更加精明也更有主见,他们渴望收获成功,可他们却在消费社会中失去了方向,在固化的阶层中异化自己。今天的影视界只能翻拍《平凡的世界》,而无法创造出一部新的《平凡的世界》,因为那种农村青年的励志人生仿佛成为上世纪末的绝响。如今的创作者们写农村青年进城,他们书写的不再是孙少平、孙少安或《人生》中的高加林,而是胜天半子的祁同伟与物化自己的樊胜美。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是短短十年二十年功夫就让“村二代”变了模样吗?更准确地说,也许是市民群体对“村二代”的想象发生了变化。翻看近年的《中国电视节目市场研究报告》,北上广、江苏、浙江和山东是电视剧收视人群地域分布的前六名,而九零后以67%的绝对优势成为收视主力军。这些省份恰恰是中国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地区,且九零后的生长环境与前辈相比也在大幅度往城市倾斜,加之城市在硬件设施上的优势,可以说:面向市场的电视剧要取得成功,城市市民的口味必须要考虑。书写农民的电视剧所取悦的主要群体并不是农民,而是曾经是农民的城市人以及他们的后代,但这些晚辈的口味也已经市民化了。

他们缺少农村的体验,他们对农村的印象更多源于父母的讲述、书本影像的记录和自己的想象。而这些电视剧可以是一面镜子,照出城市市民对农民的态度,也照出农民在不同时代所面临的不同问题。齐格蒙特·鲍曼在《社会学、后现代性与放逐》一文中提到:“消费主义主要体现在对象征性物质的生产、分布、欲求、获得与使用上。消费,不只是一种满足物质欲求或满足胃内需要的行为,而且还是一种出于各种目的需要对象征物进行操纵的行为,所以,强调象征性物质的重要性就显得十分有必要。”时光流转,被市民消费的“村二代”象征发生着明显变化,在过去,“村二代”的象征者被臆想为纯粹的好人或阿Q精神的继承人,风水轮流转,现在樊祁二人反而有成为新时期“村二代”的象征者的趋势。毕竟,纵观这两年的影视剧形象,能够跻身微博热搜、成为舆论焦点的“村二代”形象也只有樊祁二人。无论是纯粹的好人、阿Q精神的继承人,还是作为权力的看门犬的祁同伟、一心跻身名流的樊胜美,都不过是被极端化扁平化的“村二代”,但他们恰好在不同时期迎合了市民的口味。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如今,我们还能在荧幕上看到《老农民》、看到《白鹿原》,看到一部部抗日剧中淳朴善良的农村人家,可有没有发现?他们仿佛只存在于已经逝去的时间,无论是他们的年纪,还是他们所处的背景,好像都在暗示我们——那个农村子弟只靠个人奋斗就可以实现理想的时代过去了,那些洋溢着正能量气息的农民,也只能活在过去时。在过去,在那个于废墟上重建的八九十年代,创作者们大多经历了多年以前漫山遍野皆为农村的时代,他们扎根于农村,参与到农民进城的历史进程中,身处一个流动性大的社会,他们看着身边的同代人,自然而然会相信农民子弟凭借自己的努力就有机会改变命运。三十年过去了,社会阶层在一步步固化,晋升的渠道在渐渐收紧,而新的既得利益者们已经成形,在城乡矛盾日益凸显、唯成功论占据市场的今天,创作者们看到的农村子弟也变成了祈同伟、樊胜美们。

不同时期的“村二代”影视剧形象有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愿意比中产阶级乃至精英阶级的子女付出更大的努力,他们都希望证明自己并改变贫寒的境地。但九十年代的“村二代”更凸显一种淳朴踏实的气质,他们给人的感觉也更加积极向上、朝气蓬勃,而以樊胜美、祁同伟为代表的新时期“村二代”形象却更侧重于呈现自己面对财富、地位、权力差距时的焦虑和苦闷。“村二代”不再只是踏实能干的化身,这个群体被注入了更为复杂且更令人心酸的元素。如果现在的一部流行剧里,“村二代”靠着自己一双勤劳的手跑不累的脚任劳任怨的品质就能跨越阶层的桎梏,观众会说这个人物不现实,会对他缺乏共鸣,《人民的名义》中的易学习就面临这种尴尬,他被认为是一个现实社会的“濒危生物”,可易学习这样的人物在八九十年代的电视剧乃至十七年文学时期的文艺作品中是非常普遍的,是会被认为符合现实经验的正面人物典型。时过境迁,易学习却“失真”了。

樊胜美和祁同伟作为新时期“村二代”形象的代表,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点是价值观的虚无,更准确地说——追求权力/地位/财富成为了他们的价值取向。这一点和路遥笔下的“村二代”形象对比尤为明显。

“村二代”的出路在哪 - 小狗 - 窝

《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时刻怀揣着梦想,他想要去更广阔的世界看一看,对于他,路遥饱含深情地写道:“书把他从沉重的生活中拉出来,使他的精神不致被劳动压得麻木不仁。通过不断地读书,少平认识到,只有一个人对世界了解得更广大,对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可能对自己所处的艰难和困苦有更高意义的理解,甚至也会心平气静地对待欢乐和幸福。”而他的哥哥孙少安,一方面认识到致富的重要性,一方面觉得“钱当然很重要,这我不是不知道;我一天何尝不为钱而受熬苦!可是,我又觉得,人活这一辈子,还应该有些另外的什么才对......”而《人生》中的高加林,他相对更复杂些,他对黄土地怀有深厚的感情,但又不想在乡村困守一生,他有自己自私、虚荣的一面,也有自己改变世界、成为英雄的坚定抱负,他像一个更具有理想气也更有反省意识的祁同伟,当他的“城市梦”幻灭,他回到最初的地方,听从了德顺爷爷的一番话后,一下子扑倒在黄土地上。高加林回到农村,但樊胜美、祁同伟的选择,不是在城市一条路走到黑,就是以死亡宣告自己与命运抗争的失败。对于后者而言,农村到城市作为当代文明相互对立的两级,中间是一条单行道——他们选择义无反顾到城市去,实现自己的光荣与梦想。

但梦想是什么?对于他们而言,一切如此的模糊,他们只是发自内心感到一种不平衡、一种难以回避的失落,这源于他们的地位、出身与城里人相比的落差,它们最初的动力,是要缓解这种内心的不安。

千禧年以来,随着城镇对农村的一步步渗透与蚕食,以及创作者对城市人、农村人二元性格的反思,让“村二代”的性格不再只是朴素憨厚或者善良踏实的正面想象,也不只是如陈焕生般“留有阿Q精神的遗传因子”,“村二代”保留自己的抗争性和不懈的闯劲,但性格也在一点一点地向市民气质靠拢,城市人的焦虑同样困惑着他们,他们的形象很少再保有淳朴、天真,转而呈现出阴郁、挣扎和强烈的怀疑气息。

“我的命运,我可以做主吗?”“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一份稳稳的认同感和幸福感?”这是樊胜美和祁同伟们的困惑,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悬而未决的难题。小时候,经常被老师问起,你的理想是什么?我的答案五花八门。后来,又被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以为,长大了,就知道了,直到真的成为成年人,却再也不愿意想什么劳什子的意义。

1

《欢乐颂2》里,樊胜美经常哭,泪光盈盈,原生家庭水蛭一般寄生在她的身上,一家六口,只有她一个人在大城市挣工资。她想嫁个有钱人,对她好,听她的话,帅气、多金。越是这样,越是遇不到合适的人选,直到王柏川的出现才算解了燃眉之急。可是,王柏川也被樊胜美家的事情搞得头大,没钱了,没米了,哥哥涉黄被抓了等等,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们全家人!樊胜美的泪光背后也许是一声叹息,她的内心独白也许是这样的:我有什么办法?我又能怎么办?她明知道家人对自己是什么心态,还一再任由他们盘剥。她很清楚自己的家境,吃穿用度却都非常讲究。

而祁同伟呢,同样出身寒门,他有过自己的梦想,被权贵一再玩弄之后,被迫低头,向比自己大十岁的梁璐求婚,从此青云直上。操场的那一跪,可以说,祁同伟完全放弃自我,把灵魂交给了魔鬼!他也有和樊胜美类似的感叹:我能怎么办?我曾经努力过!

谁都不能轻易对别人走过的路评判些什么,因为我们曾经都问过一个傻傻的问题: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我们却可以从他人的故事里读到自己的轨迹和心路历程。多年以前,我一个人在家里看《士兵突击》,许三多憨憨地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用他那标志性的发言说,好好活就是有意义,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其实,好好活的潜台词就是不能放弃自己!许三多是一个歪兵,训练跟不上,又傻又笨。可是,他没有放弃自己,用他的傻劲儿一步一个脚印,让电视机前的我们感同身受。《士兵突击》讲的,其实是人生!

很多时候,我们在风雨里累了,倦了,于是,随波逐流,放弃那个拼命挣扎的自我,开始接受命运的安排!也曾经厌恶过自己,感到疲倦,终究是抵不过现实的苍茫,在颠沛流离中浑浑噩噩过日子。

2

有些朋友说,樊胜美式的女孩儿们想摆脱困境有两点:第一,对原生家庭坚决说不,不再当他们的挣钱机器!第二,像鸵鸟一样,埋头苦干,终有一日,自己成了独挡一方的精英,自然会吸引优质男人的注意力。还有些人说,毕竟是自己的爹妈,怎么忍心不管不顾?樊胜美没有选择第二条,她把自己人生的转折寄托在男人身上,希望通过婚嫁来改变命运!可是,谁又能轻易决定娶一个家庭负担这么重的姑娘呢?她的父亲是个药罐子,母亲极度重男轻女,哥哥嫂子都是不务正业型……全家都知道,没了钱,就找樊胜美,反正她会想办法解决。漂亮的姑娘太多,谁会不嫌弃樊胜美呢?她一边受着原生家庭的盘剥,一边又苛责一直爱着她的王柏川,责怪他办事不利,责怪他没能给予自己应该得到的一切。

而祁同伟当初和樊胜美的境况有异曲同工之处,他在万般无奈下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娶了自己不爱的梁璐。人常说,作为一个成年人,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不要抱怨!祁同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权力,却在没有滋味的婚姻里把生活过得味同嚼蜡。他抱怨命运的不公,恨梁璐,恨老天。但是,当初和梁璐进行了等价交换,是自己的选择,难道不是吗?也可以放弃一切,重新开始,虽然苦了点,依祁同伟的聪明才智,就算不出人头地,也可以娶一个自己爱的女人,过温馨的小日子。

做一个大胆的假设,樊胜美遇到男版梁璐的话,顺利加入豪门,拥有梦寐以求的生活,她的家人蜂拥而至,必然像祁同伟一样尽心竭力帮助老家的亲友,从而被另一半嫌弃。然后,镜头给一个近景,樊胜美的大眼睛里全是泪光,她哭着问老天,我有什么办法?当初不是为了这个家,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樊胜美放弃自我的那一刻,注定了她要承受这一切,王柏川如果醒悟过来,弃她而去,如果不重拾自我,估计很难找到更好的接盘侠。

我很认同一些朋友的观点,就算是至亲,如果有一天,他们无休无止盘剥你,带给你的是无穷无尽的噩梦,那么,果断亮出自己的底线,绝不再多给一分钱,才是及时止损的最佳办法。

3

两地分居那几年,我有一阵子活得特别不耐烦:工资一发就直奔商场,看中一件顺眼的衣服,立刻试穿,然后买下,一秒钟都不犹豫。每天上班,我都要换衣服,而且,包包也要换一个。如此这般,我才觉得人生没有白过,一个人的苦没有白受。冬天的靴子我连着买了两双,工资不够就暂时问朋友借,等下个月工资发了再还回去。等辞职之后,整理衣柜才发现,好几件衣服标签都没拆掉,就小得穿不成了。有两双靴子,只穿过一两次,挤在出租屋的小柜子里落了一层灰,搬回家里之后束之高阁,当真成了废物。我对着衣柜哑然失笑,忽然感到自己那些日子过得虚无且迷茫。当年在灯下看《白鹿原》,看到黑娃由懵懂无知的少年,到带着田小娥回去,再到参军,一直到后面,他衣锦还乡去祭祖,不知被什么牵引着,情不自禁恸哭起来。

每一个人所寻求的意义,潜意识里,其实是自我奋斗的轨迹,想出人头地,想光宗耀祖,想站在舞台的中央……一千个人有一千条路,每一个岔路口都是锥心刺骨的挣扎。我们总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因此焦虑而烦躁。早起梳头时看到发丝间的白发,一阵心慌,心想,老了!出门无意中遇到开宝马X6的同学,想起当初他流着黄鼻涕被老师训的样子,又是一阵黯淡,不由自主的想,是不是自己太不努力,所以才导致今日的渺小?……在寻求意义的时候,在某个时刻,内心是惶惑不安的,或是脆弱的,什么都可能成为玻璃心的诱因,什么都可能让自己悲从中来。其实,是仍然没有接受真正的自己!

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势必遇到什么样的生活。

我们想让人知道自己成功了,想让人明白自己人淡如菊,想得到他人的认可……于是,匆匆复匆匆,不肯停下脚步,不想放下手机,生怕错过一秒,就再也跟不上别人的步伐。前几天看到新闻上说,重庆的一个女孩子大胆露出假肢,还穿着短裙。我忍不住找了她的照片来看,照片上的她或是在健身房自拍,或是露出假肢,穿着短裤,戴着墨镜一脸灿烂地笑着,当真看不出有丝毫的怯弱来。她的笑容就像是早晨的小雏菊,清新中带着晨露的晶莹。我羞愧万分,就在早上,他和我开玩笑,万一你的脸上长满痘痘怎么办?我竟然脱口而出,那我就不活了!在尘世中修炼了数年,骨子里仍然不能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一些瑕疵,仍然未能真正品尝活着的美丽。

4

《人民的名义》里,祁同伟死的那一集,我几乎愁肠百结。祁同伟是一个坏人啊,是大蛀虫啊,我应该拍手称快才是,为什么会觉得伤感呢?《欢乐颂》第一季中的樊胜美略带虚荣心,看起来甚至有点可爱,像是我认识的某某。看到第二季,她已经让人生不出一丝丝同情心。也许我们都像祁同伟那样,在某个路口犹豫过,抗拒过;也许我们都像樊胜美一样,热切盼望天降神兵,有个英雄一样的意中人踩着云彩来娶了自己,从此后,冷暖他操心,柴米油盐不挂在心头,该多好?我理解樊胜美,却不喜欢她。把自己的人生完全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年过三十,在上海飘着,没有坚实的事业基础,没有中意的爱人,没有自我。玩弄人生的人,终究会被人生所玩弄。王柏川明知道樊胜美的家境,却仍然愿意和她在一起,义无反顾地爱她。在这个现实的世界,别说什么爱情大于天。爱,只是一部分!娶了樊胜美,就有可能揽过一个大麻烦,下半生都麻烦不断,王柏川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爱她,难能可贵!樊胜美是聪明的,她应该会明白,谁都靠不住,只有自己自强、自立,才能掌握人生的命脉。某位文友说,你可真行,一直坚持写作。我想起在小说研修班时,诸位同学们自报家门,有的坚持了十年,有的坚持了二十年……并且大部分都是在工作之余,放弃娱乐,坚持写作。我至今勉强算起来,坚持了8年而已!也想过放弃的,被编辑折磨得头疼欲裂时,为文章的构架、人物等等抓耳挠腮时,无数次想放弃,老子不干了!骂一句脏话,躺床上深呼吸,爬起来,再次继续!写作是自己认定的自我价值的体现,是现实生活的折射,为我带来稿费的同时,还能成为情感的宣泄渠道。为什么不呢?偶尔,还是会问自己,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一次,看到樊胜美苦苦煎熬,想起祁同伟,我们都是那样的平凡,都曾在命运的路口百转千回,我们和他们不同的地方在于,坚持了自己,不抛弃,不放弃!

所以,任凭风吹雨打,好好活,就是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